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教師園地 > 教研組信息 > 樂民之樂,憂民之憂

樂民之樂,憂民之憂

[日期:2017/2/7 9:30:00] 閱讀:5423

主備人:鄒來富   

【教學目的】

1、理解并掌握重要的文言字詞句的準確含義,辨析詞類活用和特殊的句式特點、加強文言知識積累

2、了解三則選文的思想內容;

3、把握孟子“樂民之樂,憂民之憂”的思想及其現代意義。

【教學重點】

1、學習對比描寫在說理中的作用;

2、掌握文中重要的實詞、虛詞和特殊的文言句式。

【教學難點】

1、正確理解作者的觀點態度;

2、領悟孟子“與民同樂”的思想,學習其關注民生疾苦的火熱情懷。

【課前預習要求】

1、對照注釋,疏通文句,弄清楚文言實詞的用法

2、誦讀全文,整體感知孟子的政治思想情感態度和價值觀;

3、理解孟子與民同樂的民本思想,感悟孟子提倡封建統治者和老百姓共有、共享的政治思想的進步性,樹立遠大的理想,胸懷祖國,胸懷天下。 

【課時安排】2課時

第一課時

 

一、 導入 

“純中國學時期”的諸子文章,是我國文化傳統最重要的根,他給我們以生長在大地的信仰,增長我們的見識,開啟我們的智慧,涵養我們的德行,砥礪我們的人格,我們沒有理由不加以珍惜,沒有理由不弘揚其中優秀的部分,今天我們就一起來學習孟子民本思想中另一篇極為可貴的《樂民之樂,憂民之憂》。 

二、朗讀全文(及時提示讀音和句讀方面的錯誤)

三、整體感知 這三則材料的核心思想是什么

【明確】與民同樂 

在孟子的那個時代,沒有什么社會福利制度,統治者不會去建筑一個公園,和老百姓共有、共享,一起游樂。只有帝王的宮室,才會有如此偉大的建筑,老百姓根本不準去游玩的。我們中華民族自從夏朝開始實行所謂帝王世襲的政治制度,帝王們的享受和老百姓是有分別的,帝王們為了實現他們稱霸天下的野心只顧著發動“爭地以戰,殺人盈野;爭城以戰,殺人盈城”的戰爭。

而孟子在他的那個時代,能勸導一個有野心要據地稱雄的人主,恢復共有共享的公天下政治制度,他的主張和這種精神,還是相當可貴的,相當進步的。因此他的思想和人格魅力可以穿越千百年的時空,給后人以感悟和啟示,讓后人從孟子的思想中汲取生命養分,構建自我人格。

王立群教授通過解讀《孟子》感悟到,人只有通過超越自我,自強不息,堅持不懈地努力奮斗,才能塑造自己的強勢人格,才能實現自己的社會價值。

這也讓我們明白學習的最終目標不是在高考時能取得多少分,而是要從課本中汲取智慧,在閱讀中陶冶情操,同作者的思想感情產生生命的共鳴與融合。 

四、講讀第1

1、分角色朗讀

4、解讀

此章主要闡明為政者必須與民眾同樂的道理。要能與民眾同樂,本質上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娛樂方式,而是統治者是否關心民生的問題。賢明君主與暴虐君主之所以引起不同的反響,關鍵在于前者能施惠于百姓,而后者使民眾窮困、父子妻兒流散。

儒家認為,音樂是輔助教化的重要手段,孟子之所以說世俗的音樂與古代的雅樂差不多,是為了突出“與民同樂之意則無古今之異耳。若必欲以禮樂洽天下,當如孔子之言,必用《韶》舞必放鄭聲。蓋孔子之言,為邦之正道;孟子之言,救時之急務,所以不同”(朱熹(《集注》引范氏說)。

5、探究性學習

1)孟子是如何調控與齊王談話的氣氛的?  

提示:

首先,齊王把自己和孟子對立起來,談話氣氛非常僵硬,齊王簡直是給孟子來了一個大關門

孟子與齊王談話,是從齊王好樂開始的,可是,齊王根本不顧孟子的面子,變了臉色,還說“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,直好世俗之樂耳。”這等于是堵住孟子的嘴巴,不讓孟子談他的“先王之樂”。而事實上,孟子的談話肯定是離不開談“先王之樂”的,因為孟子的音樂觀是與王道有關的。

其次,我們要看清孟子面對這并不融洽的氣氛所用的對策。

如果孟子勉強硬談先王之樂和世俗之樂的是非,談話氣氛可能更加緊張,更關鍵的是達不到勸說齊王與民同樂、行仁政的目的。所以,孟子在此時轉換了談話的內容,幾乎是迎合齊王似的說了那句“王之好樂甚,則齊國其庶幾乎。”其目的很明顯,那就是想通過引起齊王興趣,改變談話氣氛。但是這句話卻是很有文章可做的,它已經巧妙地把談話內容引入了政治領域。

緊接著,孟子又說“今之樂猶古之樂也”,這話是承接齊王的“先王之樂”與“世俗之樂”而言的,但更應引起我們注意的是這其間孟子已經改變了原來的概念,于是,出現了四個概念:“先王之樂”、“世俗之樂”、“今之樂”、“古之樂”。這四個概念的出現,使孟子轉換了話題,為齊王鉆進自己的圈套作好了準備。

至此,孟子就已經完成了化被動為主動的轉移。

要指出的是,孟子為了緩和談話氣氛所用的手段,并沒有改變自己原來對音樂的立場,卻把談話引入了自己想說的領域。  

2)體會孟子與齊王談話中的兩層鋪墊的作用。

提示:

這兩層鋪墊就是孟子的兩次提問和兩次回答,孟子的兩問是:“獨樂樂,與人樂樂,孰樂?”和“與少樂樂,與眾樂樂,孰樂?”,齊王的兩次回答是:“不若與人”和“不若與眾”。

說這話的前提是齊王忍不住,主動地說:“可得聞與?”而孟子在此故意不直接闡述自己的道理。其目的很明確,一是蓄勢,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加重談話氣氛,誘導齊王在思想上趨向自己與民同樂的觀點。

3)孟子描繪了人民個個“疾首蹙頞”“父子不相見,兄弟妻子 離散”的悲慘圖景和人人都“欣欣然有喜色”,祝福國君身體健康的太平景象這兩幅畫面,其作用是什么? 

提示:

避免直接的、枯燥的說教。

通過描寫來說理,在議論文中可以借鑒使用。

為了引出“與民同樂”的觀點,文章不僅用了兩幅畫面,而且使用了對比的手法。當然,這里主要是慘景圖和樂景圖的對比,這個對比在用法上有一個特點,即分兩步采用分述的方式進行,慘景圖的描繪,引出的是反面的結論:“此無他,不與民同樂也。”樂景圖的描繪,引出的是正面的結論:“此無他,與民同樂也。”

這種兩步分述的對比法也是不同于一般對比的,在學習時要注意借鑒。

五、作業:歸納詞類活用現象。

文章搜索:
欧美高清videos sexohd,俄罗斯25x x videos,chinese sex中国自拍,高清中国videossexo,xxxhd中国版,中国免费自由XXX视频